<tt id="5a9fs"></tt>
      <code id="5a9fs"></code>
    1. <progress id="5a9fs"></progress>
    2. <code id="5a9fs"></code>

      
      
        <output id="5a9fs"></output>

          <span id="5a9fs"></span>

          信息發布

          1984年上演的悲劇,博帕爾化工災難,印度50多萬人喪生

          分類:最新資訊 關 鍵 字: 發布時間: 2021-09-09
          具體內容:


          2020年12月3日電印度中央邦政府當地時間2日表示,1984年印度博帕爾毒氣泄漏事故中幸存的102人,已死于新冠肺炎。

          印度博帕爾災難救援和重建主管巴桑特·庫雷(Basant Kurre)表示,“截至12月2日,博帕爾區已有518人死于新冠肺炎,其中102人是博帕爾毒氣事件的幸存者?!?/p>

          1984年12月2日至3日的晚上,美國聯合碳化公司(UCIL)在印度博帕爾市的農藥廠發生異氰酸甲脂泄漏事故,造成超過1.5萬人死亡,超過50萬人受到有毒物質泄漏的影響,這起事故被稱為世界上最嚴重的化工行業災難。

          數據顯示,1984年毒氣事故的受害者感染冠狀病毒的幾率是正常人的6倍。此外,當地死于新冠肺炎的450人中,有證據表明254人曾接觸過毒氣事故。數據還表明,15名受害者死于隔離病房,未被醫生診治。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之際,印度的博帕爾發生了一件極為恐怖并且震驚世界的一場突發事件。在印度博帕爾爆發了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嚴重的工業化學事故。在1984年的12月13日凌晨,印度博帕爾市的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農藥制造廠發生了大規模的異氰酸甲脂泄。


          引發了當地嚴重的中毒現象,并且導致了57.5萬人因為吸食了大量的氰化物有毒氣體而導致死亡,其中有20萬相對吸食較少的人因此永久殘廢。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使得無數人在黑暗的睡眠中便悄然離世,甚至連最后的遺言都沒有見到自己愛的人最后一面。

          2009年10月1日,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人們都叫我動物》一書,作者英德拉·辛哈將采訪印度一名十九歲男孩的磁帶錄音轉化為文字的形式,寫進了書中。

          而這本略帶喜感的文刊背后,卻是積壓了50多萬人的亡魂,書中所描繪的場景也正是世界最嚴重的中毒事件——博帕爾災難。

          “綠色革命”卻成為噩夢的開始?


          化工廠縮減成本,安全漏洞巨大

          1964年,印度農業正在進行一場綠色革命。政府急于解決國內糧食短缺問題,這一革命的成敗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化肥和農藥的產量,因此當時世界上著名的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提出在印度開辦一座專業生產農藥化肥的化工廠,這對當時的印度政府來說無異于雪中送炭。

          1969年,一家小規模的農藥廠在博帕爾市近郊投產,3年后,一座具備年產5000噸高效殺蟲劑能力的大型農藥廠正式建成,制造這種殺蟲劑的原料中,有一種叫MIC(異氰酸甲酯)的化工液體,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這是什么,這種液體有兩個特性,一個是易揮發,再一個是沸點低,僅為39.6度。?


          當時工廠就在居民區附近

          廠區內的地下擺放著三個巨大的不銹鋼儲存罐,里面存放著總量45噸的農藥原材料的異氰酸甲,這枚儲存罐,成為了本次災難的定時炸彈。在印度分為兩類人,窮人與富人,在印度,窮人的命是最不值錢的。聯合碳化物公司選址時并沒有將工廠建立在遠離人群的遠郊,而是就近選址,在靠近貧民窟附近的近郊開啟了自己的生產工作。
          為了節約成本,1980年以后,農藥廠開始自己生產MIC。MIC在被冷卻為液體后,會儲存在這3個不銹鋼制的雙層儲存罐中。為了避免儲藏罐暴露在日光下溫度升高,大部分情況下罐體是被掩埋在地下的。
          罐壁內裝有制冷系統,以確保罐內的氣體處于液化狀態,萬一罐壁破裂,有害氣體外溢,外部的凈化器也可以進行中和,假如凈化器失靈,還有一道自動點火裝置可將氣體在燃燒塔上消耗掉。


          之所制定如此嚴密的防泄漏措施,是因為只要低濃度的異氰酸甲酯短時間停留在空氣中,就會傷害到人體的皮膚和黏膜,如眼睛,鼻腔,咽喉等。高濃度的吸入則可造成咳嗽,呼吸困難,胸痛,分泌物增加,甚至肺水腫危及生命。二戰中的德國法西斯就曾使用這種毒氣殘害過大批關在集中營里的猶太人,而埋藏在地下的這些異氰酸甲酯,就像是藏在博帕爾市民枕頭下的一枚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發。由于工廠糟糕的銷售狀況無法達到美國投資方的期待,這個龐大的工廠在1984年中期就開始部分停產以及大量削減員工人數。70多支儀表盤、指示器和控制裝置只有1名操作人員管理,工人的培訓時間也從6個月縮減到15天。?



          農藥廠生產線上的6個安全裝置無一正常運轉,廠里的手動報警鈴、冷卻和中和設備都因為缺少維護不是發生故障就是被關閉了,因為異氰酸甲酯的冷卻系統每停止工作一天,就可以節約30美金成本。在這樣一種硬件、人力都存在安全隱患的情況下,博帕爾工廠發生悲劇是遲早的事。
          氣體泄漏,博帕爾成為人間煉獄
          1984年12月2日,博帕爾像往常一樣平靜。到了3日00:05分,農藥廠控制室收到值班工人發來的通報,他們發現異氰酸甲酯的儲槽壓力上升,有氣體向外泄露,正在打牌的操作員很不情愿地被派去檢查管道,因為設備老化經常出現異常,所以他只是憑經驗判斷事態。他大概觀察了一下,發現并無大礙,于是說:“問題不大。”便再次回到了控制室。過了一會兒他仿佛意識到什么,立馬趕到儲存罐查看,發現罐內的異氰酸甲脂正在以氣體的形態從保險閥往外滲漏,其本身的劇毒性加上揮發氣體的酸性產生的后果可想而知。工人立馬將消息向廠區內散播,工廠留守人員組織搶救團隊實行安全措施,可是安全措施已經完全失效。0點53分,承受不住高度壓強的儲存罐發生爆炸。爆炸聲驚醒了貧民窟的居民,人們紛紛起身查看,但是為時已晚,罐內異氰酸甲脂全部以氣態的形式5km/h的速度向四周擴散,轉瞬之間,這里成為了人間煉獄。毒氣順著窗戶,門縫蔓延進室內。
          00:56分,異氰酸甲酯的儲槽壓力異常爆表,液態異氰酸甲酯以氣態大量溢出,本該在燃燒塔里被燃耗的氣體,因為強大的氣壓穿透了管網,排放到空氣中。工人們只能用水槍稀釋溶解掉這些氣體,但噴水槍壓力太小,完全不足以稀釋這些泄漏的氣體,所有的安全保障系統形同虛設。雖然農藥廠在泄漏的幾分鐘內就關閉了設備,但此時工廠只能任由這些有害氣體噴向空氣中。30噸有害氣體化為濃重的煙霧,以5千米每小時的速度四處彌漫,很快就籠罩了25平方公里的地區。凌晨一點,熟睡中的市民就這樣被異氰酸甲酯所籠罩,數百人在睡夢中被奪去了生命。


          泄露的罐體人們聞到了刺鼻的氣味,開始出現咳喘和呼吸困難的癥狀,有的開始嘔吐,眼睛干澀疼痛難忍,更嚴重地出現了失明現象。部分人知道是工廠發生了泄漏開始逃亡,更多不明原因的人,也跑到了街上,整個城市陷入了恐慌,到處都是尖叫和哀嚎。奔逃的過程中,很多人失去了方向,離工廠越來越近,而跑步時呼吸加快,也加速了有害氣體對人體的侵害,這些人就倒在了逃跑的途中,有老人、孩子還有孕婦。


          大街上,人們開始逃散,世界末日來臨般的混亂,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在地上,許多人已喪失了活下去的信心。有的人眼睛被毒霧腐蝕瞎了,便趴在地上摸索著前進,一車一車的病人被送進醫院,醫院門口,走廊上彌漫著痛苦的哀嚎聲。醫療設施落后的博帕爾醫院只能先找到毒氣的源頭。警察局通過人群逃散的反方向找到了聯合碳化物工廠,廠內負責人正忙著轉移廠內工人,對警察局長的詢問置若罔聞。而工廠內部的員工卻沒有一人在此次災難中死亡,工廠里的人知曉如何躲避這場災難。此時不在受災范圍的海密達醫院涌入大量人群,完全超出醫院負荷。醫生從警方那里得知或許是工廠的氨氣泄露所導致的,就采取了相應的治療措施,但發現根本沒有作用,依然有很多并在在治療中喪命。這絕不是簡單的氨氣泄漏,于是馬上打電話聯系工廠所屬的美國聯碳公司,詢問氣體中的有害成分,但聯碳公司卻拒絕告知,理由是這些配方涉及商業機密,無法對外公開。直到凌晨三點才有人從工廠來到警局告知泄漏的氣體是異氰酸甲脂,可當下醫生對于這種可以作為生化武器的元素知之甚少,根本沒有治療的方法,死亡人數不斷飆升,博帕爾市成為一座人間煉獄。


          泄露事件很快被報道,當天凌晨的遇難者就超過了3000人,幾十萬為此備受煎熬,恐懼和死亡的氣息彌漫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里,就連牲畜都未能幸免于難。工廠負責人沃倫安德森從美國來到博帕爾了解情況。印度政府先將安德森逮捕,但因為美國政府的施壓,幾個小時后他就憑500美元的保釋金逃出了印度。



          事故原因被查清,無良公司推卸責任
          事故發生的第二天,印度政府就派專家組來到工廠進行調查,最終證實,危險是在災難發生的前一天下午就產生了:在例行日常保養的過程中,由于維修人員的失誤,導致大量水流入裝有異氰酸甲酯氣體的儲藏罐內,兩者相遇產生了強烈的化學反應,令罐內產生巨大的壓力,最后導致罐內的化學物質泄漏至博帕爾市的上空。事故發生的時候,工廠花了三個小時的時間向警察報告情況,并在這段時間將所有的工廠管理者都轉移到相對安全的地方,但卻沒有對當地居民做出任何警告,對生命的漠視令人發指。?
          美國總公司告知印度子公司負責人異氰酸甲脂的治療方法,卻被子公司壓下。獲得了政府征調的救災藥品,博帕爾醫院開始與死神進行分秒必爭的爭奪。博帕爾五家醫院醫護力量沒有辦法滿足大面積的病人,哈米迪醫院便臨時征調五百名尚未畢業的醫學學生,健康的市民自發的組成志愿者看護病人。兒童病房里未滿十歲的兒童們躺在病床上,嘔吐著,啼哭著,兒童身體素質沒有成人那么良好。很多兒童未堅持到醫生到來便已結束了痛苦,死亡的兒童被政府集中收集,有人認領的便由家人帶回埋葬,無人認領的只能集中火化。?


          災難過后的幾天,美國聯碳公司決定把災難的嚴重性和影響故意說得小一些,以此來挽回形象。在隨后的發布會上,公司的健康、安全和環境事務的負責人把這種氣體描述為“僅僅是一種強催淚瓦斯”,甚至面對當時幾千人死亡的數據,依舊嘴硬的堅持相同說辭。緊急外逃的工廠負責人沃倫安德森則聲稱是有人故意搞破壞,并非工廠的管理問題。他在事件發生后的十幾個月就宣布退休,并且拒絕回到印度。面對印度方面的要求,美國政府也拒絕將其引渡回印度受審理。因此安德森不但逍遙法外,還可以安享余年,而博帕爾事件至今造成了2.5萬人直接致死,55萬人間接致死,另外有20多萬人永久殘廢,4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污染。





          幾天內,幾千名中毒的病人被搶救過來,即使存活下來,他們身體內的腎臟已被侵蝕,這些創傷即使是最先進的醫院也是束手無策,這些疾病將會伴隨他們一生,直到死亡。
          逝去的人死在了痛苦的夜晚,而生存下來的人卻活在了永久的噩夢。街上彌漫著尸體燃燒與消毒劑混合令人作嘔的氣味,白布蓋在尸體上一列列排在街道旁,等待著政府卡車過來集中運走火化。街道上充斥著哀嚎聲,有的人失去了愛人,有的人失去了父母,最慘烈的全家就剩自己一個人從毒霧里存活下來。大小村莊里,被印度人奉為神明的牛死傷殆盡,荒野中,有的動物直接被毒死,有的動物撕咬過死去的尸體后也晃晃悠悠地倒下。


          2009年,一項環境監測數據顯示,當年泄露的化工廠周圍依然殘留著上百噸有害化學物質,每年會隨著雨水滲透進地下水,使得博帕爾12萬到15萬人患上了肺結核、癌癥等疾病。在靠近一條被嚴重污染的河流區域,生育缺陷發生率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0倍。



          前一刻這里還是當地人民賴以生存的幸福家園,此時卻成為死神掌管的“停尸房”。受到治療的病人返回政府安置點認領自己家人的尸首。一個簡簡單單的木盒,就是他們安置家人的唯一手段,沒有人認領的尸體,便由政府一同火化填埋了。異氰酸甲脂腐蝕了人們的身體,也摧毀了這些受害者活下去的希望。截止到現在,博帕爾毒霧依然影響著這座城市上的民眾,高達五萬人民喪失了追尋光明的權利,57.5萬受害者直接或間接在痛苦中死去。死去的人已不能復生,而活下來的人靠著每月政府的救濟金茍且度日,那個夜晚成為每個博帕爾人不敢回憶的噩夢。比起賠償,人們更需要的是一個公道!
          一場不對等的較量,無奈的判決



          事故發生在印度,肇事方是實力強大的跨國公司,導致后續的處理過程長達20多年。美國和印度的律師代表事件受害者向美國聯碳公司提出850億美元的賠償和罰款要求,然而聯碳公司將事故責任一股腦的推卸給印度雇員,只愿提供2.3億美元的賠償,并且要分20年分期付款,這遭到了印度政府的拒絕。



          1986年,印度博帕爾地區法院啟動審批程序,但聯碳公司威脅說:如果你們要得太多,那就要完成對所有訴訟人的交叉質詢,審理過程將長達1500年到2000年之久。最終經過5年的訴訟,聯碳公司和印度政府終于達成一致并在1989年2月14日做出判決:美國聯合碳化公司為其過失賠償4.7億美元,由印度政府成立基金分配給受害者。但有三項附加條件:取消所有刑事指控;永遠免除聯碳公司所有的民事責任;未來所有針對聯碳公司的訴訟,均由印度政府應對。



          4.7億美元的賠償是一個什么概念呢?2010年英國石油公司因墨西哥灣漏油事件波及到美國六個州,美國向對方索賠了208億美元。印度50多萬人死亡的賠償,不及墨西哥灣賠償的一個零頭。在判定賠償之后,美國聯碳公司先行支付了1.6億美元,剩下的賠償卻遲遲不愿支付。2004年,印度最高法院再次要求聯碳公司支付余款。但在5年前,聯碳公司已經被陶氏化學收購,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化學聯合企業,并將自己成功洗白。


          陶氏化學陶氏化學在從聯碳的資產中受益的同時,卻拒絕為先前的問題承擔責任,并在博帕爾泄露事件25周年時表示:聯碳公司已經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來幫助受害者和他們的家人,印度政府有責任為當地的居民提供干凈的飲用水和醫療服務。那些被災難奪取生命的人最終獲得了550到700美元不等的賠償,這和多年來所承受的痛苦和醫療費用相比簡直是九牛一毛,而且還有很多受害者一分都沒有拿到。


          抗議的印度百姓看著這些經濟上的賠償,受害者們并沒有被平息心中的怒火,往日與家人的歡聲笑語再也不復存在。失去孩子的父母,喪失妻子的丈夫……紛紛走上了街頭,政府門前,失明的人聲嘶力竭地嘶吼著,殘疾的人揮舞著僅剩的手臂。人們拉起橫幅,掛起立牌,想要為自己死去的家人和受傷的自己尋求一個公道,要求印度政府懲罰農藥工廠的失職人員。?



          結語
          一個人的力量或許會很單薄,但一群人的力量足以戰勝一切,印度政府同意了民眾們的請愿。博帕爾災難的真相遲到了25年,終于被公諸于世。農藥廠負責人玩忽職守,工人缺乏應急事件處理培訓,事故發生后未及時告知毒源,未能及時疏散群眾……而因為這幾件過失,造成了數十萬的民眾與他們的家人生死兩隔。2010年,經過26年調查和審理,8名印度工人和7名印度籍高管因為在泄漏事故中玩忽職守被判有罪,并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但可以繳納2.5萬盧比(約3700元人民幣)獲得保釋。工廠負責人安德森仍然生活在紐約,沒有出庭受審。換一個角度說,除了那點微不足道的賠償,沒有人為這次事件承擔任何責任。針對這個判決,事件的幸存者和家屬到法院周圍抗議。如今的博帕爾工廠只剩下斑駁銹蝕的設備,時刻提醒著人們那天凌晨發生的悲劇。?



          博帕爾事件是因循茍且與姑息養奸的結果。據工廠資料顯示,事件發生之前,他們就曾連續數年在工廠附近傾倒有害廢棄物,甚至在發生嚴重泄漏前,所有人都認為可以再忍一忍,因為這個工廠可以讓自己和家人填飽肚子,得過且過也是迫于無奈。
          法庭上,178名受害者作為本次事件的目擊者走進了法院,確鑿的證據,毒氣泄露案的直接失職人員紛紛被判以了監刑。
          而美國聯合碳化公司在事件發生后也宣布破產,公司被強制分裂成多個小公司。人類社會發展歷程中,經歷了許多由于科技上的進步而引發的大面積災難,切爾諾貝利核泄漏,八大公害事件……科技有時就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劈開發展道路上的荊棘,卻也會刺傷使用不當的人類自己。
          雖然國際社會持續關注事件的后續狀況,但正義始終無法得到伸張,我們只能期盼,無論在地球的哪一個角落,類似的工業災害永遠不要再發生。?

          *本文新聞轉載,由藍西資訊編輯整理。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刪除,謝謝。


          丁香五月激情中文字幕在线,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校园门事件100部在线观看,亚洲人成网站影音先锋播放,暖暖日本免费完整版在线观看,亚洲国产日本韩国欧美mv,第一福利200精品导航,亚洲成年Av天堂动漫网站男男,97亚洲欧美国产网爆97,欧美国产日韩在线播放留学生 欧美真人一级婬片试看三分钟 1024在线观看国产你懂的 国内自拍314综合图区 手机在线观看的a站免费2020